新闻中心 NEWS CENTER
2022-07-29
面对孤独

上海疫情的关系,已经六个多月未见儿子了,很想念,不时就会想到他说话的神态、走路的样子、爱吃的菜。当然他很好,有容身之所,有佳人陪伴,不过由此想到了另一个问题,那些独身一人在上海的朋友这几个月是如何过来的?他们在这几个月里是如何与自己相处的?


孤独与生死一样,是个永恒的话题,东方文化中有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”,有“中秋谁与共孤光,把盏凄然北望”,还有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……西方的文化里有基督山伯爵身陷囹圄十四年,有鲁滨逊被困荒岛二十八载,有《百年孤独》中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遗传式的避世寡居……每个人时常都会感到孤独,有人说“高处不胜寒”,有人却道“贫居闹市无人问”,该如何看待孤独,在我看来,有这么两种方式:不论高下,只评短长。


以自己为坐标,正面抗争。特别喜欢海明威笔下的那位老人,看似他是与一条大马林鱼搏击,最后只收获了被鲨鱼啃噬的鱼骨,但细想之下,其实他是与自己在战斗,他独驶小舟在茫茫无际的大洋上寻找猎物,要知道此前他已经连续八十四天未有鱼获了,他对抗的不仅是大鱼,还有变幻莫测的风浪,他所拥有的仅仅是一艘单人帆船,甚至返航时船桨也只剩半截,但这些都是客观条件,他的主观状态才是决定能否成功返航的决定因素。不妥协,不放弃,最后战胜了自己。


与自己和解也是一种思路。人的烦恼大多时候并非源于不足,更多是因为不均,作为社会动物,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与他人比较,独自加班时我们会想到朋友们正在狂欢,佳节独饮时我们会想到远方的家人们正在觥筹交错,但其实想明白一个道理,或许就都能放下。“有人星夜赴考场,就有人辞官归故里”,白居易说“见苦方知乐,经忙始爱闲”,陶渊明说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 ……放下他人,拿起自己,选择与自己和解,种些自己喜爱的花草,做些自己爱吃的饭菜,读本想看却一直未看的书,一口气看完期待已久的电视剧,凡此种种都是在战胜自己。


孤独这个命题太大,他一定会陪伴我们终身,我也会持续的思考,今天权且写到这,与各位看官分享,共思共勉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供应物流  吴文英)


网站地图  所有标签  常州网络公司中环互联网设计制作  免责声明  CopyRight © 2019-2022 盘固集团 版权所有 苏ICP备18040059号-3